多名投资界神级大佬遭遇悲惨一年 巴菲特为啥没有逮到一只牛股?

2015年,这三位投资界“神级”大佬的业绩可以用悲惨来形容: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重仓的多只股票出现两位数下跌,就连公司自身股价也创出2008年以来最差表现……
圣诞节临近,可“股神”沃伦·巴菲特、“空神”约翰·保尔森、“高调大佬”比尔·艾克曼的心情可能并不好。

2015年,这三位投资界“神级”大佬的业绩可以用悲惨来形容: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重仓的多只股票出现两位数下跌,就连公司自身股价也创出2008年以来最差表现;不只是奉行价值投资的巴菲特遭遇滑铁卢,艾克曼的对冲基金潘兴广场(PershingSquare)今年也可能以两位数亏损收官;而保尔森因为固执看多黄金和押注波多黎各国债,旗下多个基金蒙受损失。

巴菲特的耻辱一年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一直以昂贵著称,截至当地时间12月21日,A股每股达19.6万美元,B股每股约131美元。这家总部位于小城奥马哈的公司,上一次表现糟糕的时候还是在2008年,当时A、B两股股价同时大跌32%。今年以来,伯克希尔·哈撒韦的A股和B股股价分别下跌了12.92%和12.63%。
不同的是,2008年对于市场的绝大部分投资者来说都是灾难性的,意味着一场大萧条的开始。虽然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当年的股价出现重挫,还是跑赢了整个市场;但今年,巴菲特已远远落后于市场,同期标普500指数的跌幅只有1.83%。
有美国媒体甚至认为,2015年对股神巴菲特来说是耻辱的一年,“全年投资业绩表现平平,重仓股未有出彩的表现,与2015年的几大牛股都无缘”。
上一次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表现低于标准普尔500,还要上溯到1999年。当年标准普尔500大涨了19.5%,伯克希尔·哈撒韦的A股跌20%,B股跌22%。
1999年是第一轮互联网浪潮兴起之时,大型的科技公司在那一年快速崛起;2015年,已经成长起来的科技巨头依然不顾市场平均颓势,逆市强劲增长。
对科技行业向来保守的巴菲特,最终还是因为缺乏在科技公司的部署,束缚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增长。不过让事情变得更糟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重仓的多家公司今年也都迎来了股价跳水,例如沃尔玛股价下跌30.66%;美国运通股价下跌了26.48%;宝洁的股价下跌了13.33%;就连持股的少数几个科技公司之一的IBM,今年股价也重挫了15%。
巴菲特向来不喜欢投资一时风头的高科技公司,而是选择那些几经起落还暂时没有在“裸泳”的老公司。然而,2015年与1999年最大的不同是,早期互联网浪潮中浮现出来的科技公司或许还有泡沫嫌疑,但如今的互联网已经成为与铁路、电力一样重要的社会基建。


约翰·保尔森

败给黄金的“空神”

金融危机前,因为大举做空次贷的冒险押注,让约翰·保尔森的基金在两年内赚到200亿美元,也让保尔森本人成为对冲基金界的新神话。
不过,被称为“空神”的保尔森,今年因为坚持看多黄金和押注波多黎各国债,导致旗下多个基金蒙受损失。
2014年,波多黎各政府发行了总值35亿美元的债券,保尔森的基金参与认购了约1.2亿美元,但今年波多黎各表示无法偿还债务,令这些债券价格大跌。
2015年,黄金价格下跌,也让看多黄金的保尔森很受伤。在年中写给投资者的信中,保尔森披露旗下黄金基金在6月亏损23%,若从2013年算起,亏损更是高达65%。
8月全球股市大跌后,“空神”旗下的3只主要基金均出现亏损,旗下规模最大一只基金——“保尔森优势增强基金”截至9月的亏损幅度已经高达12%。这也是去年该基金巨亏36%之后再度亏损。
业绩堪忧,让保尔森的“空神”光环受到质疑。因为投资流动性较差、波动性增大等原因,美银美林从保尔森的基金中赎回8000万美元,该行还要求财富管理顾问们不要再把客户的资金投入保尔森的另一只规模较小的基金中。
绿光资本(GreenlightCapital)的大卫·爱因霍恩也在2015年经历了20年来的第二次亏损。从1996年绿光资本创立到金融危机前的2007年,绿光资本的年均回报高达22%,并且从未亏损。2008年,爱因霍恩因为做空贝尔斯登和雷曼兄弟大赚10亿美元,这一年也是绿光资本首次出现亏损。据悉,绿光资本的旗舰基金今年1~11月的亏损高达21%,亏损幅度甚至超过金融危机时。

比尔·艾克曼

艾克曼许诺“最终赚钱”

过去一年,市场的动荡让对冲基金的操盘手们也开始转向长期策略以安抚投资人。
“2015年将是潘兴广场有史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年,甚至比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回报下跌12%~13%时还要糟糕。”那个高调做空康宝莱,和索罗斯成为对手的比尔·艾克曼,在近期给投资者的信中表示,他的对冲基金潘兴广场投资今年可能以两位数亏损收官,但他可以保证的是,旗下基金所采用的是一个最终赚钱的长期策略。
当然,业绩下滑是把注意力转向长期策略的重要因素。今年,艾克曼的潘兴广场投资的业绩因为在加拿大瓦兰特制药上的错误押注受到拖累,截至10月的回报为-9.6%。
今年以来,艾克曼看多的瓦兰特制药股价跌了24%。同期内,艾克曼的另一只重仓股——特种化学品生产商(PlatformSpecialtyProducts)的股价跌幅更高达47.42%。反倒是被做空的康宝莱,今年至今的股价上涨了44.27%。
“虽然不确定具体的时机,但是如果你具有长期视野,我们相信黄金基金有可能带来超大规模的回报。”这是今年6月,交出当月亏损23%的业绩后,保尔森在给投资者的信中所写下的。
感到神伤的不仅是艾克曼,Eurekahedge今年12月的数据显示,今年全球对冲基金只有58%赚到了钱,是2011年以来的最差表现;20%对冲基金年回报超过8%,而15%对冲基金亏损超过8%。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18 17:17:04